威尼斯人真人赌场
当前位置: 威尼斯人真人赌场 >> 专家预测 >> 「大发红黑大战窍门」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投票环节结束 15篇文章获近50万阅读量

「大发红黑大战窍门」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投票环节结束 15篇文章获近50万阅读量

发布时间:2020-01-09 15:57:52 人气:3471

「大发红黑大战窍门」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投票环节结束 15篇文章获近50万阅读量

大发红黑大战窍门,投票平台截图

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实习生 王婧尧

文学的世界没有边界,寻找它更大范围的知音。由成都市文联《青年作家》杂志社、华西都市报社、封面新闻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,经过启动、发布、征集、推荐阶段,由15名青年作家组成的候选名单出炉。5月7日,由15名青年作家组成的候选人名单和各自作品,在封面新闻上进行发布,并接受广大读者评鉴、投票。15日晚六点,按照规则,结束投票环节。此次投票、评鉴活动,得到广大读者的热情响应。几天时间内,青年作家们收到的投票踊跃,点评者众。不少作家收获的票数高达4万多票。在封面新闻发布的《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投票平台上线 张悦然、郝景芳等15位作家喊你来评鉴》等相关新闻,单条点击量为5.5万。投票结果虽然仅作为评选的参考因素,不作最后评选结果标准,但可以从中看出,读者对此次文学评选活动的热情。候选作品在封面新闻平台上全文发布后,也受到广大读者的热情阅读和好评。每篇文章点击量有3万多,15篇文章获得近50万阅读量。

投票平台全文刊载候选作品之非虚构作品

投票平台全文刊载候选作品之短篇小说

投票平台全文刊载候选作品之中篇小说

刘姑娘是一位文学读者,在封面新闻的平台上读完鲁敏的《火烧云》、张楚《水仙》等多部候选作品后,她真诚地告诉记者说,“我深深意识到,以前我对国内当下的青年纯文学作家的作品关注,是不够的。我承认自己以前的文学阅读视野比较狭窄。华语青年作家奖投票平台上的这些作品,真的给我的阅读打开了一扇窗。我从中发现了此前没有认识到的好作家。读了鲁敏的《火烧云》、张楚《水仙》这些作品,给我最大的感受是,他们的作品更多地表现我们周遭的现实,读起来没有距离感。这也让我反思自己的阅读:我们要读经受时间沉淀的经典,但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,那些能表现跟我们距离更近的当代优秀文学作品。”

华语青年作家奖由成都市文联《青年作家》杂志社、华西都市报社、封面新闻联合主办,每年一届。今年已经颁到第三届,在文学界和社会上已经形成充分的口碑好评度。本届候选名单上,容纳了鲁奖获得者、“雨果奖”获得者,理工科高材生的15名候选的青年作家。候选作品,风格各异,势均力敌。最终谁将会获奖,还需拭目以待。除了最终的获奖结果值得关注,这些实力派青年作家们,各自有怎样的写作探索心路,也是不容错过的文学启示录。在获奖的最终名单出炉之前,封面新闻会采访到多位候选人。此次采访到的是候选人之一、70后作家张楚。

候选作家张楚:

“文学奖就像是行程中的一点光亮”

张楚

“夜色浓墨,盯得久了,仍能辨出哪里是高粱地,哪里是稻田,哪里是玉米地,哪里种着黄豆,哪里种着芝麻,哪里又种着荞麦。在所有的墨绿、浅绿、素黑、墨黑、叶脉抖动的光之上,肯定就是涑河了。涑河在夜晚是莹黑的。她侧耳听着涑河之上幽暗的叫声、草鱼从水里一跃而出的尾响,以及溽热夏风吹拂水纹的细碎呢喃,还是忍不住双手捂住脸庞,抽噎起来。……”读张楚此次入选华语青年作家奖候选名单的短篇小说《水仙》,感觉非常舒服,语气清新,有散文化小说的风格。对于艺术风格,张楚说他也经历了一个变化过程,“刚写小说的时候,我比较喜欢欧化的复句。复句可能与对未知世界的好奇有很大关联,总要用更多的定语、状语和从句去修饰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把握世界的不确定性,才能向他者证明我确实了解这个世界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写的句子越来越短,喜欢说明白话,简单的主谓宾句式越来越多,可能觉得这个世界已然是这样,不用去修饰了,也不用去证明。当然,有的时候定语、状语和从句是必不可少的,它们像一个人身上的胎记般不可或缺。对复句的掌控程度最能体现一个作家的才华。”

在《水仙》中的核心情节带有神话色彩:一个女孩在日常劳作之余,遇到河边一个神奇出现又神奇消失的青年。小说有古典文学韵味,但从中也可以隐约看到时代一些影子。这种现实与魔幻交杂的色彩,让小说显得很有魅力。对于灵感起源,张楚说,他一直想写一系列关于河流的小说,其中就包括河神。“在众神衰落、神话终结的时代,这些河流中的神仙在做什么?在想什么?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主题。我母亲原来老给我讲她年轻时候的故事,比如她们怎么成立‘互助组’帮助老人、怎么深夜里跑到河边浇白菜。我就想,如果让河神在那个年代与一位姑娘相遇,会发生如何的故事?于是就写了这篇《水仙》。”

《水仙》被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的评委们评为候选作品,也让张楚感到高兴,“我个人觉得,写作者就像是在黑夜中爬山,一片漆黑,没有星光与北斗。而文学奖就像是行程中的一点光亮,你看着它会觉得温暖、放心,不会觉得没有祈盼。华语青年作家奖是很棒的一个奖项,一直在奖掖和提携青年作家,我很多朋友都得过这个奖项。今年被提名我觉得很荣幸。”

曾在县城税务单位工作 业余写小说获鲁奖

从事纯文学写作感到“很幸福”

在国内70后作家群体中,张楚的实力显著。他曾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收获》、《十月》、《当代》等杂志发表过小说,出版多部小说集,比如《樱桃记》、《七根孔雀羽毛》、《野象小姐》、《在云落》、《梵高的火柴》等。2014年,因短篇小说《良宵》获鲁迅文学奖。当时的张楚还在河北省滦南县国税局工作。如今已不在国税局工作的的张楚,对写作与工作、生活的关系,张楚说,“对我而言,写作开始可能就是一个宣泄的出口,把对这个世界混乱的认知用小说的形式表达出来,荷尔蒙气息浓重。后来,当写作到达一种自觉自省的阶段时,就会有意识地选择题材、主题以及叙事技巧。这个过程是美妙而且惊悚的——你在创作世界,你就是这个世界的上帝。在这个过程中,你不会被“纷繁复杂压抑沉重的现实世界”困扰和打扰。”

从事严肃文学创作与热闹无缘,甚至会感到寂寞,但张楚却说,他在写作过程中感到很幸福,“获得的认同感远远大于付出的辛劳。“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,不要被虚幻的事物诱惑。其实在基本的物质需求得到保障后,人真正需要的东西非常有限。”对于当下的写作新一代,张楚也表示他的钦佩,“我认识很多80后、90后的写作者,他们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,生活生长在城市,阅读量惊人而且才华横溢,我相信他们如果能无畏地写下去,肯定能写出震撼人心的故事。”

写作风格的形成,往往跟阅读有关。张楚喜欢的作家非常多。他随手就开出一个自己的阅读书单,“《红字》、《白鲸》、《黑暗的心》、《复活、》《罪与罚》、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、《城堡》、《追忆似水年华》、《喧哗与骚动》、《八月之光》、《好人难寻》、《冷血》、《一桩事先张扬的谋杀案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阿q正传》、《金锁记》、《边城》、《围城》……这个书单可以开得很长。我喜欢语言优美准确内容复杂斑驳的小说。”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热门推荐

猜你喜欢